據媒體報道,2008年至2011年3月,廣東省陽春市春城街道七星村政府因公款吃喝共拖欠各飯店餐費85萬元。陽春市有關部門2011年曾表示,當地紀檢部門已經介入調查,但3年過去了,欠賬依然沒有補上。
  要醫治兩種病
  一是“官僚病”,一些地方政府唯我獨尊,認為一介小小的飯店再怎麼蹦躂也跳不出“如來佛”的掌心,飯店不敢較真兒,不會傻到真要拿著欠條打官司告狀;二是“推諉病”,鄉鎮幹部職工流動較快,往往不上三五年,一套班子就換“新顏”。因此,很多“上任”的白條到了“下任”,就會有充足的理由推搪——“飯我沒吃,憑啥管我要錢?”
  河北博野縣環保局 馮麗敏
  難在主體不明
  公款吃喝欠款難追,最大根源在於對主體認識不清。提到公款吃喝欠款,人們的第一印象仍是官民糾紛,至少不是個人與個人之間的糾紛,因此相關部門處理起來多少有些顧慮。殊不知,在吃飯付錢等問題上,國家機關也是民事法律關係的主體。如果能夠從此出發尊重雙方在主體上的平等性,問題的解決就有可能。
  江蘇蘇州市姑蘇區法院 耿莉
  一把手要把關
  由於公款吃喝最終都需要單位經費來開支,要解決追討難,必須從負責單位經費支出“一支筆”的一把手入手,對內嚴把公務接待關,不符合接待以及超標準接待的一律禁止;對外則欠債還錢,不管是否屬於自己任上,都應該實事求是地進行甄別,該結賬的及時結清欠賬。
  湖北黃石市公安局下陸分局 董剛
  堅持源頭治理
  雖有白紙黑字的欠條,但追討卻很難,即使法院判決、紀委介入也無濟於事,原因無他,相關政府部門無錢償還。因此,要解決此類問題,必須堅持源頭治理,從政策上、法律上堵塞公款吃喝的漏洞。
  江西萬年縣公安局 朱根明
  吃喝腐敗入刑
  公款吃喝欠費屢禁不止,是因為違法成本太低。公款吃喝這種揮霍和浪費大量國家資財的行為,本質上也屬於非法侵占行為,侵犯了公務行為的廉潔性。要從根本上解決,應將公款吃喝納入刑法,像治理貪污受賄一樣治理吃喝腐敗,無疑能讓更多的公款吃喝者有所顧忌和收斂。
  江西樟樹市法院 劉敏
  (原標題:【追討公款吃喝欠款難在哪】)
創作者介紹

moxi

in35inip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